意志琴

每天喜欢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

经过九天的的风尘苦旅,团子终于来到我的身边啦~  谢谢太太的小礼物~(*'▽'*)♪ @一日一饼

来自星火星球的狗(又是一个梦)

大家好,我是一只来自星火星球的狗!现在已经是地球的常住居民了!


实话说,我可以说是第一批来到地球的外星人!


当初可和现在一出门,不同种族不同宇宙的外星人随处可见完全不同,当初的地球,外星人绝对是个稀罕的生物!


我首次登陆的地方是在中国,当我第一次来到动车站!只是单纯的想要问好,毕竟我也是第一次遇见外星人。


然后,我扯了扯前面的阿姨的衣袖!她回头后无比惊讶!“一条直立行走的狗!”那声音真是又尖又刺!一下子吧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!


当你看到一大群从未见过的生物,全都比你高,又全都面无表情的看着你的时候!你是什么感受?说实话,我怂了╯▂╰。我一下子就僵直了身子!瞪大了眼睛,下意识的放在了胸前。


当时也觉得我是不是诺错了什么?那群外星人要对我做什么,我是不是要被打死了?


然后,他们的反应出乎我的意料!哪个刚开始尖声高喊的啊姨,笑眯眯的摸着我的狗头!“哪家的小孩子这么可爱啊,瞧瞧这可怜的小眼神,别怕别怕,阿姨给你一百块钱,拿去买东西吃吧。”说完就塞给我一张粉红色的纸就走了。


什么“好可爱啊!”,“Cosplay吧?”,“哇,这毛真好看!”,“半透明的毛,是什么做的?”。他们都一边说着,一边对我上下其手!并塞给我各种颜色的小纸片!


说实话,我觉得我最赚钱的时候,就是那会儿了。


太太们,要保护自己!清汤不怕,只要你们还在( ー̀εー́ )

霜:

占tag致歉
太太们小心啊
那些人想钱想疯了

记一个荒诞的梦

不知名的病毒在侵入,必须阻止这一切。这是最高条例。

蓝色是安全,红色是危险。

身体在发烫,猩红的纹路逐渐覆盖了蓝纹,随着四肢向大脑蔓延!它在入侵我的身体!病毒扰乱了我的记忆,我想不起来我是谁,我在哪里。

我现在正在阻止他们,我不记得他们是谁,可是,我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我,那是我昔日的伙伴,他们已经彻底被感染了,鲜红的纹路,猩红的眼睛!我知道,我的样子也正在向他们靠近。

但是只要我还保有神智,我就要保护中央控制中心,那是唯一的希望!

对,我是半械者,他们也是,所以,才会这个轻易被病毒感染。

可恶,蔓延到脖子了,怎么办?!

啊,我右眼看到了墙壁,墙上,地板上,天花板!和我的躯体一样,美丽而深沉的蓝纹,每隔着一段纹路的中心,有一个蓝色的原点。我的周围,有许许多多这样的蓝点。那是。。那是。。希望!只要还能看到蓝色光亮,我就能同步数据,格式化!重新恢复成我本来的样子!

没时间了,数据同步,重置!

……

恢复了,恢复了,我变回来了,原本澄清的蓝!

但是,敌人,没有停止进攻,不能让他们靠近控制中心!

我击倒了一个又一个被感染者,但是,我也再次被感染,不,也许不是再次,是很多次了吧。我又不记得了。

不过,只要还有蓝纹和原点……噢不!地面上,墙壁上,天花板!那些美丽的蓝纹,也开始被猩红吞没了??怎么回事?

啊,是被感染者!他们的碰触会传染病毒!

我现在在哪里?我就在控制中心的大门外?我本来不在这里的不是吗?我应该在更外围阻止他们!

感染者也有意识能思考吗?我以为他们的大脑应该瘫痪了!

该死,我为什么会这样认为?是……数据?不,什么数据,一些灰白的画面在脑海闪过,好像有人一个穿白马褂的人曾经给我说过?可恶,我想不起来了……这样,我也会和他们一样!

如此,谁来保护控制中心?

可恶,可恶,为什么,怎么做才能阻止他们。阻止那猩红的恶魔!

……

我踉跄着,被他们有意识的逼到了门口,机体过热!

这感染速度异常的快,我需要蓝色的原点,它在哪里。?到处都是红纹!

视线一片猩红,病毒蔓延到大脑了,我的眼睛蓝光和红光交替,哪里……原点在哪里?

我推到了身边的敌人,但是我的大脑被病毒侵染,身体和大脑严重不协调!我使不出多少力气,我被按倒了,我的脑袋被大力的按压在地板上!

已经没有蓝色的原点了,我到此为止了吗?

世界似乎在和我远离……一片血红和真实世界在我眼前交替……

当我眼前只剩下一片赤红的时候,我的思维也就不复存在了吧?

谁?

他扑到了我的跟前,病毒蔓延到了他的大脑吧,他的眼睛也是蓝色和红色在交织着。

原来,我尚且有存活的伙伴的吗,真可惜,你也要和我一样了,没有原点,我们都没有救了。

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了,是眼泪吗,为什么……我的胸口,这么难受……视线里,一片猩红。

……

我……是谁……我在干什么……不能停留在这里……

我还要……还要保护……谁?

我醒了,这周围一片湛蓝,我也一样。





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>
这是今天早上,我醒来前做的一个梦,我就是那个半械者,不知道自己是谁,在做什么,要做什么,我对自己一无所知。但是,我又必须不停的战斗,为了保护控制中心,直觉告诉我,那是救所有人的唯一办法。最后,就是那个人,给我注射了一个东西,直觉又一次告诉我,就是我一直在保护的东西。那个人给我注射了后,他撑着,打开了大门一个缝隙,把我推了进去,然后,他自己,去对抗那些感染者。

[柱斑]被毁灭的未来世界◇1(脑洞)

在千手和宇智波又一次的对战中,斑和柱间遥遥相望。在即将开战的时候,一个黑洞出现,里面出来了一个黑发黑眼的少年。

他的身上穿着非常奇特,是战国时代从未见过的风格。

神奇的少年,竟然拥有宇智波的写轮眼,和木遁技能。

他阻止了两族的行动,用写轮眼把千手和宇智波的人拉入了幻境,给他们讲述了一段匪夷所思的故事。

…………

有一个孩子,天生就有写轮眼和仙人体,他生活在一个温暖狭小却非常安心的地方,一直能听到一些听不懂的奇异话语,还能感知到一个生物的心情。

然后,有一天,他感知到这个生物,非常令人难受的感情,那种感情,在很久以后他才知道,那叫绝望。

不过,当时,他什么都不知道。他只知道,哪个生物的感情和他的联系,突然就中断了。然后,他所处的环境,也变得异常的冰冷,再也不能给他带来安心的感觉。

或许由于生命的本能,他离开了那个环境,他第一次看看光,也看到了他一直呆着的环境的样子,那是个女人的样子,在她的周围,有许许多多,和她外形类似的物体。那些是人,死去的人。除此之外还有死去的通灵兽,各种兵器,焦黑干裂的大地,灰黑的天空。

这一切是看着是那么的惨烈,让人悲痛,然而,孩子什么都不懂,他不理解他眼前的一切。不过,写轮眼忠实的吧一切都记录在了他的脑海中,终有一天,他会明白。

或许由于孩子体内神奇的血统,他滴水未进,也能够过活下来。生命的本能趋势他,吸收能量。

然而,这个星球上,到处都是焦土,除了他以外,真的没有任何生命。

他木质化成了一棵树,为了获取能量,越长越大,根系越长越多,覆盖了整个星球,枝叶向着更高的天际延伸,遮天蔽日。

他获得了足够的能量,终于开始了思考。

在这个漫长的日子里,只有他一个人,于是他开始思考,开始困惑,为什么,只有他一个人呢?

于是,他开始探索,这个世间。

虽然他木质化成了一棵树,但是只要他想,他随时可以变回人,也可以使自己部分的身体,分离,成为人形。或许由于第一眼所见,他是挺喜欢自己人形的模样的。

对于他在第一次看到世界的景象的的样子,他依旧清晰的记得。直觉告诉他,那些人型的生物所遗留下的东西,能给他解惑。

多亏了他的身体,已经覆盖了整个世界。他可以轻易地收集到那些人类的遗迹。

他收集了很多东西,尸体,骨头,武器,房子,衣服,书……

通过漫长的比对,他终于锁定,文字,能帮他了解这个世界。

他开始搜罗所有带走文字的东西,并且学习和破解。

他拥有的毅力,超乎人的想象。

通过文字的学习和破解,他一点点了解了这个世界,他知道了,现在的他,是一棵遮天蔽日的树,了解了什么是人,什么是水,什么是光,什么是风……

知道了人类的种种感情,也知道了。原来,当初他破开的东西,是他母亲的肚子……

他感觉到了难过,因为,他知道了什么是家人,什么是孤独,什么是感情……

他越发想要知道,这个世界,究竟发生了什么,让除了他以外的生物都灭绝了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脑洞不写出来,会忘记的,还是写出来比较好。不过,写着写着,不知不觉,有涌出了新的思绪,我整理整理再接着写吧。



[柱斑]当贵族小姐姐的斑06


“……斑大人,斑大人……”

声音似乎来自于遥远的天际,飘渺的听不太清。

眼皮上似乎被粘腻在一起,难以睁开,身体从灵魂深处,透露着丝丝缕缕的倦怠。

或许是因为身处异地,或许是由于屋里有个外人。斑昨夜睡得不太安稳,到了天灰蒙蒙将要亮起的时候,方能入睡。

随后,做了一个又一个仿佛泡在老坛子里发酵发酸了发臭了的酸菜似的梦。

到最后,已经记不清到底梦境中发生了什么,只有那种又酸又涩的心情,在醒来后,也迟迟无法释怀。

“斑大人,你还好吗?”侍女站在帘幕后面,隔着三层淡粉色的帘幕,虽然看不清脸色,但是,那种语气里透露着担忧。

“……没事。”这声音不对,比起以往太沙哑了。斑眉头微皱,忍者对自身的身体状况时刻要处于最了解的状态,他现在的状况其实不是很好,体温比往常要偏高了不少,这是发烧了。

对此,斑有些意外,他已经很久没有生过病了,忍者的体质比普通人好的多,哪怕是少时在战场上,被柱间的刀刺伤腰腹,他也没有过如此。

“斑大人,你真的没事吗?”侍女显然也发现了斑声音的不太对劲。因为她已经在此唤了好几次,斑才醒过来,经过这些天的相处,声音的不同自然也能认出。

“斑大人,我去请柱间大人过来。”侍女微微欠身,转身离开了。


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总觉得自己的文笔不是很好啊。这么久没写,灵感什么的,来来去去,总觉得,和最开始我想写的东西有点不太一样了。






[柱斑]当贵族小姐姐的斑 05

“爷爷,快看,前面就是木叶村了吧”少年伸出右手,激动的指着前方。

爷孙两已经赶了一个月的路,一路上风尘仆仆,虽然有通灵兽星子的帮忙,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也是非常疲惫了。

“是啊,应该就是了,真是太好了,希望木叶会和两位大人说的一样,是个和平的地方吧。”

“会的爷爷,想斑大人那么温柔的人,不会撒谎的。”

想起柱间大人对木叶的美好描述,少年内心火热,不禁拉着爷爷加快了脚步。

……

“……桃华,你带他们去人事部,处理一下迁入手续。”

“是,扉间大人。”

“咕噜噜~”

“哪个,能不能让我们先去吃饭,这里有饭店吧。”少年不好意思的揉揉肚子,觍着脸说。

“……”

“我可以带你们过去。”

“不不不,这多不好意思啊,您公事这么繁忙。”

“我们正常也要用餐,不麻烦,走吧。”

因为爷孙两人都是普通人,所以,扉间三人也就以普通人的速度,漫步去商务区。

“你们刚才说,是斑和阿尼酱救了你们?”

“是啊,当时我们遇到了两个劫匪,还会忍术,我以为自己个爷爷要一起去见阿爸妈妈了,是斑大人从天而降,呼呼呼的几下,就把他们打趴下了!”一回想到当时的场景,少年就两眼放光,手舞足蹈的。

“柱间大人还帮我治疗了伤口,他们让我们来这里,因为担心我们会有危险,所以,柱间大人给了我们一个三个种子,说遇到危险可以用来保护自己。斑大人还特意派他的通灵兽,星子来和我们一起走。多亏了他们,我们才能来到这里呢。”看着自己的孙子,老人眼里满是慈爱。

“身为普通人的你们不怕忍者吗?”

“会毫不犹豫的帮助陌生人,并且给我们治疗,帮我们打倒坏人的忍者,才不可怕呢!”

看着少年的样子,扉间皱了皱眉,“你好像很崇拜斑,你不觉得他很凶恶吗。”

“一点也不,斑虽然看上去很可怕,但是事实上,是个很温柔的人啊,是斑大人主动救了我和爷爷,还让星子来保护我们,我看的出来,斑大人,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。”






[柱斑]当贵族小姐姐的斑 05上

“爷爷,快看,前面就是木叶村了吧”少年伸出右手,激动的指着前方。

爷孙两已经赶了一个月的路,一路上风尘仆仆,虽然有通灵兽星子的帮忙,但是他们从来没有出过远门也是非常疲惫了。

“是啊,应该就是了,真是太好了,希望木叶会和两位大人说的一样,是个和平的地方吧。”

“会的爷爷,想斑大人那么温柔的人,不会撒谎的。”

想起柱间大人对木叶的美好描述,少年内心火热,不禁拉着爷爷加快了脚步。

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就是个兔子尾巴的粮。

脑内小剧场

------------看到好友的图有感而发--------------

幼斑:上战场吗,我也一起。

佐助:碍手碍脚。

幼斑:哼,你也不过如此。

佐助:你以为我带不动你吗!你看着我大杀特杀吧。(傲娇脸)

考虑到斑斑现在还是幼生期,佐助开了一个团队模式,选了一个低难度的副本,佐助可以一两下直接秒的那种。

然后遇到了柱间和大和。

柱间:斑!

幼斑:柱间!

柱间:哈哈哈!斑这个样子真是让我好怀念啊!

幼斑:别说了,来战吧!

柱间:马达拉!

幼斑:哈西辣妈!

佐助&大和:…

然后柱间他们对佐助他们来放了一个全体负面状态。

佐助:孤独状态!全体友方最大HP值减少50%强行解除!

负面状态没清完。

佐助:孤独状态!全体友方最大HP值减少50%强行解除!

因为速度不够快,出手顺序排在后面的幼斑懵逼的看着佐助两个大招过后,自己只剩血皮。

幼斑:…你这家伙…

大和:好机会!到我了!普攻!

幼斑:啊?

系统:宇智波斑over.

佐助:……(忘了在带崽!)

柱间:啊!斑!

……

然后佐助一个大招,打退了对面。带着胜利奖励和斑回去了。

………………家里………………

佐助给幼斑包扎治疗。

幼斑:你大杀特杀别人,我也是被你大杀特杀的人。

佐助看着绑着绷带,脸上贴着纱布的斑。沉默…

另一边。

大和苦哈哈的趴在草地上,到处鼻青脸肿的。

大和:柱间大人,今天练习了好久了,可以歇歇吗?

柱间:哈哈哈,不够啊。大和,你可是除了我以外拥有木遁的人啊,要多加练习才是。我会好好监督你的。

大和:……谢谢柱间大人的栽培……

柱间:不客气!(我都不舍的打,你竟然下手了,一定要好好让你吃吃苦头!)